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对公众开放

12月3日,在完成满文朱批奏折整理到件、图像扫描的基础上,经过两年多图像识别加工,可通过满文的拉丁字母转写进行全文检索的满文朱批奏折全文检索数据库,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馆内档案信息化管理平台正式上线,对公众开放利用。

图片 1

内容摘要:在5日举办的“改革开放40年满文档案工作回顾与展望”座谈会上,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单位共同研发的2项满文科技成果——“满文识别通”、“满文输入通”正式向社会发布。据介绍,一史馆馆藏1000多万件档案中,满文档案占约200万件,占馆藏的五分之一,是世界上现存满文档案数量最多的机构。展望未来,孙森林强调,满文档案研究要在新技术条件下加快满文档案信息化步伐,以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建设为抓手,建立完善扩大馆藏满文档案数字资源体系,探索有效的合作方式集合更多国内外满文档案数字资源。同时进一步做好满文识别通、满文输入通、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等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提升满文档案服务社会需要的能力水平。

该数据库突破了以往检索只能依据著录题名检索档号或责任者的局限,可以检索档案全文信息,大大提高检索效率。不为社会大众所熟知的满文档案包括哪些类型?如何利用信息化手段活化满文档案?日前,记者走进一史馆进行了采访。

图为满文朱批奏折数据库加工现场。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

关键词:满文档案;识别;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档案馆;档案工作;档案著录;检索;数据库;改革开放

依靠科技力量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

图片 2

作者简介:

满文档案是国家的重要历史文化资源,有独特的作用和珍贵的价值,其中蕴藏着丰富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些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来源之一,将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发挥独特作用,进一步增强和坚定文化自信。

图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满文老档》。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

  在5日举办的“改革开放40年满文档案工作回顾与展望”座谈会上,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单位共同研发的2项满文科技成果——“满文识别通”、“满文输入通”正式向社会发布。其中,“满文输入通”软件将免费向社会各界发放100套;应用“满文识别通”及“满文输入通”开发的13万余件“满文朱批奏折全文检索数据库”,将于12月3日向社会开放利用。

图片 3

12月3日,在完成满文朱批奏折整理到件、图像扫描的基础上,经过两年多图像识别加工,可通过满文的拉丁字母转写进行全文检索的满文朱批奏折全文检索数据库,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内档案信息化管理平台正式上线,对公众开放利用。

  中央档案馆副馆长、国家档案局副局长胡旺林在座谈会上指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档案工作者克服重重困难,开发出的满文档案图像识别软件“满文识别通”,以及“满文输入通”软件,开创了少数民族文字手写体识别技术的先河,不仅使满文档案数字化及利用方式产生了飞跃式变革,还为历史档案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弘扬中国历史文化提供了新思路,为满文档案这一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传承提供了新途径。据悉,该项目获得了2018年度国家档案局优秀科技成果特等奖。

图为满文朱批奏折数据库加工现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

该数据库突破了以往检索只能依据着录题名检索档号或责任者的局限,可以检索档案全文信息,大大提高检索效率。不为社会大众所熟知的满文档案包括哪些类型?如何利用信息化手段活化满文档案?日前,记者走进一史馆进行了采访。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长孙森林表示,
满文作为清代官方语言使用了近300年,形成了数量庞大的满文档案。满文档案种类多样、内容丰富,特别是清入关前的很多档案只有满文,并没有汉文版本,这就更加凸显了满文档案在完整准确解读那段历史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和珍贵价值,是中华民族珍贵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全人类共同的历史文化遗产。

不过,在满文档案工作中也遇到了人才难题。“1975年满文档案干部培训班的学员均已退休,人才面临青黄不接。”一史馆馆长孙森林说,满文档案工作专业性强,需要具备满语文等基本专业技能,人才成长周期长。同时,批量地、系统性地开展满文档案整理、著录、编译等工作,需要水平能力相当的团队集体完成,单凭个别专家“单打独斗”难以胜任。

依靠科技力量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

  据介绍,一史馆馆藏1000多万件档案中,满文档案占约200万件,占馆藏的五分之一,是世界上现存满文档案数量最多的机构。

孙森林表示,为继续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一史馆将在积极引进人才的同时,注重人才的培养、锻炼,探索与高校、科研单位以及讲满语较为集中的地方合作培养人才的方式。不断加强国内外交流合作,为满文档案人才培养特别是青年一代成长成才创造机会。

满文档案是国家的重要历史文化资源,有独特的作用和珍贵的价值,其中蕴藏着丰富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些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来源之一,将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发挥独特作用,进一步增强和坚定文化自信。

  座谈会上,孙森林总结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满文档案工作取得的主要成就。

补齐“人才”短板,向科技要生产力,依靠科技力量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孙森林说,更好地服务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以及社会需要是档案工作的根本目的,下一步,一史馆会进一步做好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建设,为满文档案利用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平台。同时,积极探索研发满文档案辅助翻译软件,集合国内外满文档案数字资源,让更多专家学者能够通过满文档案来研究历史,让普通大众能够接触认识满文,为满语文的传承和满文档案的利用作出更大贡献。

不过,在满文档案工作中也遇到了人才难题。“1975年满文档案干部培训班的学员均已退休,人才面临青黄不接。”一史馆馆长孙森林说,满文档案工作专业性强,需要具备满语文等基本专业技能,人才成长周期长。同时,批量地、系统性地开展满文档案整理、着录、编译等工作,需要水平能力相当的团队集体完成,单凭个别专家“单打独斗”难以胜任。

  在满文档案整理方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对满文档案进行了全面摸底调研,对原本杂乱无章满文档案进行了清理和整理,基本构建起了满文档案保管体系。此后,陆续完成满文残题本、贞度门残档、阁楼残档等100余万件档案的清理和整理工作,完成满文题本、录副奏折、满文圣训、满文实录、满文老档等28万余件册档案的整理工作。2011年以来,制定并实施了《满文档案整理总体实施方案》,加速推进满文档案整理进程,完成内务府满文杂件等67万余件档案的整理工作。目前,馆藏满文档案已经基本整理完毕

满文档案工作焕发蓬勃生机

孙森林表示,为继续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一史馆将在积极引进人才的同时,注重人才的培养、锻炼,探索与高校、科研单位以及讲满语较为集中的地方合作培养人才的方式。不断加强国内外交流合作,为满文档案人才培养特别是青年一代成长成才创造机会。

  在满文档案著录方面。严格遵循《明清档案著录细则》《满文档案著录名词与术语汉译规则》等行业标准,采取手写著录、计算机录入、数字化图像著录等多种方式,完成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等档案的著录工作,形成45万余条目录信息。此外,编制了《清代边疆满文档案目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存西藏与藏事档案目录(满文藏文部分)》等,受到学界广泛好评。

曾经,满文档案囿于长期专业人员力量不足,整理、著录、编译、研究等工作进展缓慢。为加速满文档案整理和研究,推进满文档案人才培养,经周恩来总理批准,1975年8月正式举办满文档案干部培训班,该培训班在满文专业人才培养和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补齐“人才”短板,向科技要生产力,依靠科技力量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孙森林说,更好地服务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以及社会需要是档案工作的根本目的,下一步,一史馆会进一步做好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建设,为满文档案利用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平台。同时,积极探索研发满文档案辅助翻译软件,集合国内外满文档案数字资源,让更多专家学者能够通过满文档案来研究历史,让普通大众能够接触认识满文,为满语文的传承和满文档案的利用作出更大贡献。

  在满文档案编译方面。采用单纯汉译文、满文原件与汉译文合集、单纯满文原件等方式编辑出版满文档案史料39种898册,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推动学术研究的繁荣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图片 4

满文档案工作焕发蓬勃生机

  在满文档案研究方面,出版专著10余种,修订了《满文档案著录名词术语汉译规则》,发表了关于民族史、民族语文、翻译理论、档案工作、史料考证等各类论文千余篇。

图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满文老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

曾经,满文档案囿于长期专业人员力量不足,整理、着录、编译、研究等工作进展缓慢。为加速满文档案整理和研究,推进满文档案人才培养,经周恩来总理批准,1975年8月正式举办满文档案干部培训班,该培训班在满文专业人才培养和推动满文档案工作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展望未来,孙森林强调,满文档案研究要在新技术条件下加快满文档案信息化步伐,以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建设为抓手,建立完善扩大馆藏满文档案数字资源体系,探索有效的合作方式集合更多国内外满文档案数字资源。同时进一步做好满文识别通、满文输入通、满文档案全文检索数据库等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提升满文档案服务社会需要的能力水平。继续加强与有关单位的合作,探索研发满文档案辅助翻译软件,让更多专家学者能够通过满文档案来研究历史,让普通大众认识和接触满文,为满语文的传承做出贡献。

“在党和国家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下,一代代满文档案工作者披荆斩棘、拼搏奉献,满文档案工作焕发蓬勃生机,取得丰硕成果。”孙森林说。

“在党和国家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下,一代代满文档案工作者披荆斩棘、拼搏奉献,满文档案工作焕发蓬勃生机,取得丰硕成果。”孙森林说。

据孙森林介绍,在满文档案整理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相关工作者首先对满文档案进行全面摸底调研,对原本杂乱无章的内阁、内务府、军机处、宫中、宗人府等满文档案进行清理和整理,基本构建起了满文档案保管体系。至上世纪90年代末,陆续完成满文残题本、贞度门残档、阁楼残档等100余万件档案的清理和整理,满文零散档案基本上得到理清和初步整理。之后,有计划地进行并完成了满文题本、录副奏折、满文圣训、满文实录、满文老档等28万余件档案的整理。2011年以来,又完成内务府满文杂件等67万余件满文档案的整理。目前,馆藏满文档案已基本整理完毕。

据孙森林介绍,在满文档案整理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相关工作者首先对满文档案进行全面摸底调研,对原本杂乱无章的内阁、内务府、军机处、宫中、宗人府等满文档案进行清理和整理,基本构建起了满文档案保管体系。至上世纪90年代末,陆续完成满文残题本、贞度门残档、阁楼残档等100余万件档案的清理和整理,满文零散档案基本上得到理清和初步整理。之后,有计划地进行并完成了满文题本、录副奏折、满文圣训、满文实录、满文老档等28万余件档案的整理。2011年以来,又完成内务府满文杂件等67万余件满文档案的整理。目前,馆藏满文档案已基本整理完毕。

在满文档案著录方面,满文档案工作者采取手写、计算机录入、数字化图像等多种方式,完成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等档案的著录工作,形成45万余条检索目录信息。同时,在满文档案编译方面,编辑出版满文档案史料39种898册。“特别是使用满文原件影印编辑出版的《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283册,为研究我国西北边疆和民族提供了重要资料,在国内外反响热烈。”孙森林说。

在满文档案着录方面,满文档案工作者采取手写、计算机录入、数字化图像等多种方式,完成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等档案的着录工作,形成45万余条检索目录信息。同时,在满文档案编译方面,编辑出版满文档案史料39种898册。“特别是使用满文原件影印编辑出版的《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283册,为研究我国西北边疆和民族提供了重要资料,在国内外反响热烈。”孙森林说。

史料作用、文物保护价值与学术研究价值不可替代

史料作用、文物保护价值与学术研究价值不可替代

“众所周知,满文作为清代官方语言使用了近300年,形成了数量庞大的满文档案。其种类多样、内容丰富,特别是清入关前的很多档案只有满文,没有汉文版本,史料作用、文物保护价值与学术研究价值不可替代。”孙森林说。

“众所周知,满文作为清代官方语言使用了近300年,形成了数量庞大的满文档案。其种类多样、内容丰富,特别是清入关前的很多档案只有满文,没有汉文版本,史料作用、文物保护价值与学术研究价值不可替代。”孙森林说。

目前,一史馆馆藏明清档案1000余万件,其中满文档案200多万件,占馆藏的五分之一。满文档案是一史馆的重要特色。

目前,一史馆馆藏明清档案1000余万件,其中满文档案200多万件,占馆藏的五分之一。满文档案是一史馆的重要特色。

据一史馆研究馆员吴元丰介绍,满文档案是清朝中央和地方各级机关处理政务过程中以满文记录的各种公文的总称。现存的满文档案,按公文种类可分为下行文、上行文和平行文。下行文主要包括皇帝颁发的制、诏、诰、敕、谕、旨、寄信等;上行文主要包括臣工呈进的题本、奏折、揭帖、表、笺等;平行文主要包括各官府衙门移行来往的咨文、移会、咨呈等。按照形成机关,又可分为中央的内阁、军机处、内务府、宗人府、宫中各处和地方的宁古塔副都统衙门、阿拉楚喀副都统衙门、珲春副都统衙门、黑龙江将军衙门等全宗满文档案。

据一史馆研究馆员吴元丰介绍,满文档案是清朝中央和地方各级机关处理政务过程中以满文记录的各种公文的总称。现存的满文档案,按公文种类可分为下行文、上行文和平行文。下行文主要包括皇帝颁发的制、诏、诰、敕、谕、旨、寄信等;上行文主要包括臣工呈进的题本、奏折、揭帖、表、笺等;平行文主要包括各官府衙门移行来往的咨文、移会、咨呈等。按照形成机关,又可分为中央的内阁、军机处、内务府、宗人府、宫中各处和地方的宁古塔副都统衙门、阿拉楚喀副都统衙门、珲春副都统衙门、黑龙江将军衙门等全宗满文档案。

满文档案内容可谓包罗万象。吴元丰说,“档案内容涉及清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宫廷事务、民族事务、天文地理、民间习俗等各方面,作为第一手资料对研究清史具有不可或缺的史料价值。”

满文档案内容可谓包罗万象。吴元丰说,“档案内容涉及清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宫廷事务、民族事务、天文地理、民间习俗等各方面,作为第一手资料对研究清史具有不可或缺的史料价值。”

“从档案记录内容看,最早的满文档案是《满文老档》,记载了明万历三十五年至崇德元年,清入关前这段时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史实,并收录了当时后金与朝鲜、蒙古、明朝等往来文书,是最早的官修满文编年体史料长编。从档案形成时间看,目前存世的最早满文档案是《满文逃人档》,记载了天命十一年至天聪四年间,发生的有关逃人的事件,包括后金统治区的居民外逃和派兵追捕以及明朝统治区、蒙古各部之人逃入后金管辖区后派人迎接、安置等内容。”吴元丰说。

“从档案记录内容看,最早的满文档案是《满文老档》,记载了明万历三十五年至崇德元年,清入关前这段时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史实,并收录了当时后金与朝鲜、蒙古、明朝等往来文书,是最早的官修满文编年体史料长编。从档案形成时间看,目前存世的最早满文档案是《满文逃人档》,记载了天命十一年至天聪四年间,发生的有关逃人的事件,包括后金统治区的居民外逃和派兵追捕以及明朝统治区、蒙古各部之人逃入后金管辖区后派人迎接、安置等内容。”吴元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