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如繁星,燃灯节的前世今朝

中国西藏网讯
每年的藏历十月二十五日,被称作“甘丹阿曲”,意为燃灯节,是纪念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被誉为雪域“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的日子。

燃灯节由来

图片 1

今天,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的格鲁派寺庙都会开展纪念法会,将寺庙经堂、僧舍四周、佛殿屋顶和台阶等地或一字排开或按照吉祥图案摆上酥油灯;藏族群众家中的佛堂、窗台以及一切可以点灯的地方,也都会摆上盏盏酥油灯……这般景象,在今晚的拉萨城则尤显壮观。届时,桑烟袅袅,法号长鸣,灯如繁星,人声鼎沸,整个雪域将沉浸在一片光明和圣洁中。

燃灯节,藏语称“葛登阿曲”,俗称五供节,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为期1-2天,是格鲁巴辖区内藏族人民的传统宗教节日,同时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一年一度的传统宗教活动——“甘丹昂曲”。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图片 2图为燃灯节当日清晨,大昭寺僧人吹响金色法号。尼玛次仁供图

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待夜幕降临,家家点燃酥油灯以示欢庆。今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额敏县多数蒙古族已不过燃灯节;乌苏市蒙古族在燃灯节的一天多不燃灯,代之以各种娱乐形式。娱乐活动蒙古族传统的娱乐活动有赛马、赛骆驼、摔跤、射箭射击、拔河、民间歌手弹唱,马头琴演奏《江格尔》演唱、民间舞蹈。土尔扈特蒙古族舞蹈有群舞、独舞、男女对舞,还有随歌伴舞,舞姿飘逸豪放,显示出草原民族独有的特色。

今日是燃灯节,是为了纪念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逝世而举行的活动。这天凡属该教派的各大小寺庙、各村寨牧民,都要在寺院内外的神坛上,家中的经堂里,点酥油灯,昼夜不灭。关于燃灯节的日期,因为各地区传统不同而有差异,安多地区大多在农历的十月二十五,而卫藏和康巴地区多在藏历的十月二十五,藏历、农历有的年会赶在一起,有的年相差一个月,日期虽有不同,但是燃灯节的意义确是一样。那就是供灯与祈祷。=燃灯节的由来=宗喀巴大师本名洛桑扎巴,青海湟中县人,1357年10月10日,生于宗喀的一个佛教家庭。16岁时,宗喀巴大师从青海到西藏,师从萨迦、噶举等教派高僧,精研佛法,潜心修行。15世纪初创建藏传佛教格鲁派。1419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在甘丹寺圆寂。宗喀巴大师圆寂一周年,嘎登寺诸位金刚阿阇黎,和数百名僧众,各修多种密法,广行供养。供养法会当天和次日,天降瑞相,空中不断飘落各种颜色的宝花,花色如真珠,晶莹剔透,花分六瓣,花梗具全。自此以后,一直到现在,西藏、蒙古,以及中国五台山等地方,不分宗派,在每年十月二十五日那天,都兴起燃酥油灯等纪念供养。=宗喀巴大师简介=宗喀巴是最有影响力的藏传佛教学者之一。宗喀巴的原名叫罗桑扎巴,宗喀巴中的宗喀源于他的出生地安多宗喀地区。宗喀巴于1357年出生在安多宗喀地区。宗喀巴是格鲁派的创始人。如今,在宗喀巴的出生地坐落着塔尔寺。宗喀巴3岁时,第四世活佛若白多杰给他灌顶加持,授了近事戒,取法名根嘎宁波。八岁时,依敦珠仁钦受沙弥戒,取法名为罗桑扎巴。十六岁时,宗喀巴前往卫藏地区,自此再未还乡。五十二岁时,宗喀巴在拉萨开启了新年大法会,于1409年建造了甘丹寺。在他的鼓舞下,他的学生扎西白丹和悉达益西分别于1416年和1419年建造了哲丰寺和色拉寺。宗喀巴于1419年圆寂,他的纪念日于藏历每年10月25日举行,是藏族和蒙古族的宗教节日,叫做葛登阿曲。总之,他撰写了210个专著,收录到20个书卷中。同时,宗喀巴强化了佛经与密宗相结合的道路。宗喀巴被认为是文殊菩萨和莲花生大师的化身。宗喀巴大师一生显密圆融、行愿无尽,世所尊崇。所创立之格鲁派,历经600余年,高僧辈出,至今仍宗风严谨,声名远播!现今见到清净的袈裟覆盖藏区,庄严的黄帽遍布世界,都是宗喀巴大师的功德!燃灯节,愿所有人心中明灯常在!

不为欢庆,只为缅怀

寺庙里面的酥油灯摄影by彭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419年藏历十月十九日,身患重病的宗喀巴大师回到自己一手创建的格鲁派祖寺——甘丹寺。二十三日,大师将衣钵授予大弟子嘉曹杰•达玛仁钦,命其继承法位。二十五日,宗喀巴大师圆寂,享年63岁。

藏历十月二十五日,称为“甘丹阿曲”,又名燃灯节,燃灯节是为了纪念佛教改革家,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逝世而举行的活动,于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这天凡属该教派的各大小寺庙、各村寨牧民,都要在寺院内外的神坛上,家中的经堂里,点酥油灯,昼夜不灭。宗喀巴大师本名洛桑扎巴(又称善慧吉祥),这是受沙弥戒时的名称。青海湟中县人,元顺帝至正十七年为“宗喀”,故被尊称为宗喀巴。

宗喀巴大师一生勤勉、孜孜不倦,弘扬佛法、培养后学,为格鲁派的发展和信教群众倾注了全部心血。世间八法犹如稚嬉,古往今来多少人为追求功名利禄庸庸而为,而像宗喀巴大师这样终生秉承佛子慈悲有情、利益众生的信念,为有益他人的事业而耗尽心血的人,则寥若晨星。正因如此,六百多年来,在藏区,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无论僧俗男女,无论是否识文断字,人们对宗喀巴大师的信仰与爱戴与日俱增。

克珠杰虽然是仅次于“贾曹杰”的宗喀巴第二大弟子,但大部分时间是在后藏传教。1418年他还应“江孜千户”的邀请,去帮助建设“白居寺”。宗喀巴去世时,将衣钵传给了贾曹杰,克珠杰好像没怎么露面,估计当时不在宗喀巴身边。消息传到日喀则时,很可能听说甘丹寺正在举行数目惊人的“燃灯供”,克珠杰一时凑不到那么多灯碗和酥油,便以牛蹄和脂肪油暂代,后来才衍生出了让畜牲超生的说法,变成了超度亡灵的“善举”。——克珠杰后来继任甘丹寺“赤巴”,成为宗喀巴、贾曹杰之后第三任格鲁派头领。他还撰写了《宗喀巴传》,为老师树碑立传,扬名立万,立下了巨功。

图片 3图为甘丹寺宗喀巴大师法像。摄影:程德美

不光克珠杰没有及时得到消息,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传递困难,宗喀巴去世的讯息,传到各地的时间也不一样,所以各地过“燃灯节”的具体日期,也有差异。比如遥远的藏东康区,就是在藏历的10月25日过燃灯节,比拉萨晚了5天。内蒙及内地一些信黄教的地方,因为不通晓藏历,一般把汉地农历的10月25日定为“燃灯节”。这种按农历过“燃灯节”的做法,有时与藏地是同一天,有时相差一个月,与农历春节与藏历新年的关系一样。因为格鲁派后来成了藏地的宗教“老大”,所以藏传佛教的其他派别,如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等,尤其是这些派别的信教群众,也都要过“燃灯节”。

所以,燃灯节不是一个欢庆的节日,而是一个庄严的、虔诚的,充满着浓浓缅怀与追思的纪念的日子。这天,从布达拉宫到大昭寺,都要吹响金色法号。号声庄严肃穆,传遍整个拉萨古城;僧人们也会敲起达玛鼓,伴随着深沉绵长的诵经声,时远时近,一直传到人们的心底。

摄影by王昕

在燃灯节前几天,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就开始做酥油灯,寺庙里的喇嘛每个人都要做30盏以上的酥油灯。到了燃灯节的晚上,家家窗台上放满了酥油灯。因为在藏族人观念里,单数的数字有吉祥之意,所以,酥油灯盏的数量都是单数。

每年藏历十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为主祭期。燃灯节当晚8点钟,大昭寺门前,法号,法螺、金唢呐声响起,僧人们在道路两侧、佛塔周围、殿堂屋顶、窗台、室内佛堂、佛龛、供桌等以及凡能点灯的台阶上,点上酥油供灯,并在佛堂内供一碗净水。信徒们齐声唱起经文,悼念宗喀巴大师。

燃灯节的特殊食物“藏粑面粥”,是用糌粑面、茶叶末和少量盐巴等煮成的粥。据说以前有的小喇嘛在燃灯节时,坐在屋顶与老喇嘛一起念经,时间太长,肚子饿了,不由地想起燃灯节的美味,于是把经文念成了“酥油灯供在屋顶,粑面粥煮在锅底”。

人们穿上节目的盛装,群聚在为佛教大师而诵祈愿经的寺院前,高诵“六字真经”,向怫的神灵祈愿、磕头,各村寨的男人们骑上马,带上早已备好的柏香树枝,到村旁的神塔前,高诵祷词,举行盛大的煨桑仪式。

向天空抛撒印有狮、虎、龙、鹏的“龙达”,继而骑手们为寺院的僧人们和全村寨的人们,表演马术;男女青年跳起“锅庄”;能说善唱的艺人说唱藏族民间长诗、格萨尔王传等,直至圆月升起,人们才扶老携幼,高唱诵念“六字真经”回家。

燃灯节当天大街小巷皆点燃酥油灯

宗喀巴生活的年代,藏传佛教戒律松弛,僧人妄语恶行、怂恿信众为祸的现象层出不穷。为正本清源、剔除流弊,他主导推动了当时藏传佛教改革,著《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要求僧人严守戒律,并在噶当派的基础上创立了格鲁派。“格鲁”意为“善规”,该教派持戒严格,虽为最晚创立的教派,但此后众多高僧大德系该派僧人。

这个殊胜的日子也是朝阳妙吉寺每年固定的供灯法会之一,缅怀大师的功德;在这一天,来自全国各地妙吉寺的弟子们和有缘信众聚集到寺院,在寺院师父们带领下,点燃万盏酥油灯,通过点燃不息的酥油灯来表达自己的怀念之情,并以此颂扬佛法如光明火炬,为众生诵经祈福,永远驱散黑暗、愚昧之功德,更是向大师表达弟子们将弘扬殊胜法脉的决心。2014年12月16日,正是藏历十月二十五,正值洛桑陀美金刚上师在妙吉寺网络佛学院主讲《菩提道次第广论》210天,希望大家都来点燃自己的智慧之灯,得到宗喀巴大师的加持,得到龙天护法的护佑,广种福田,广积资粮,广结善缘,愿佛法的光明遍布虚空法界,利益无量无边的如母众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