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剪纸向收藏进军

图片 1

图片 2

本月下旬,扬州剪纸大师张秀芳和集邮公司合作的《福禄寿喜》邮票将面向社会发行。作为中国南方剪纸的杰出代表,扬州剪纸灵动、柔美,剪纸大师左手持素白宣纸,右手执闪亮银剪,蝙蝠、梅花鹿、仙鹤、双喜等吉祥图案跃然纸上,生动刻画了福禄寿喜这个中国传统题材。中国剪纸博物馆馆长王京表示,这是扬州剪纸首次和正式发行的邮票联姻,值得一提的是,限量发行、大师现场签名、提供收藏证书等一系列举措都意味着扬州剪纸向收藏领域的进军。

小型花灯

鞋花样

大师作品收藏之风正劲

图片 3

张永寿剪纸

虽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剪纸在收藏界却一直面临着身份问题。王京说,经常有剪纸收藏家拿着张永寿的作品找到他,帮忙鉴定是否为张大师的真品。没有签名,没有收藏证书。王京表示,这和扬州剪纸发展中特有的用途有关。

龙灯上的剪纸元素

张永寿剪纸

回顾扬州剪纸的发展史,大致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早期,扬州剪纸伴随民俗活动和宗教信仰,大多表现为剪彩;随着需求量日益增大,大约于唐宋时期,开始趋向商业化和专业化,明末清初,包壮行将剪纸与灯彩等其他民间艺术形式相结合,创造了包家灯,可称为装饰型剪纸;清代中期,包钧将剪纸与绘画艺术相结合,发明了剪画,所剪山水、人物、花鸟、虫鱼,无不入妙,被称为奇技神剪;清代中晚期,张氏将剪纸与刺绣艺术结合得更加紧密,推崇素色剪纸,所剪花鸟更富神韵,为刺绣艺人拓宽了再创作空间,被人们誉为扬州花样;当代张永寿将装饰型剪纸提升为艺术型剪纸,把民间艺术的审美品格推到了一个更高更宽的境界。张永寿毕生创作了数千篇作品,特别是《百花齐放》、《百菊图》、《百蝶恋花图》,艺术价值登峰造极,被人们称为剪纸艺术中的观止之作。

除了剪花样外,民间剪纸还有哪些应用?剪纸与花灯是如何结合的?昨日,《中国民间剪纸集成·扬州卷》(以下简称《扬州卷》)项目田野调查工作走近扬州花灯艺人,首次揭秘扬州花灯与剪纸的密切关系。

古城扬州,文化积淀深厚,不仅拥有数量众多的物质文化遗产,而且保存着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剪纸便是其中之一。那么什么是扬州剪纸?我们姑且给它下一个定义:扬州剪纸是以剪刀或刻刀为工具,在色纸上剪刻出优美图案的一种传统美术形式。扬州剪纸是在扬州这一方水土中孕育、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一种地方文化,体现出鲜明的地域文化特征,具有独特之美。

王京表示,市面上的张永寿作品有些尽管没有留下落款,但流到社会上的并不多,只要是真品,市场价值依然很高,目前一张A4纸大小的张永寿剪纸作品,市场价格约为8000元。随着近期收藏市场对民间工艺的关注,有名气的剪纸艺人作品价格都在应声上涨,而扬州剪纸名人也开始注重在作品上留下落款,解决剪纸作品的身份问题。

1

中国剪纸,按其艺术风格,大致可分为北方和南方两个流派。郭沫若曾有诗赞曰:曾见北国之窗花,其味天真而浑厚。今见南方之剪纸,玲珑剔透得未有。一剪之巧夺神功,美在民间永不朽。扬州剪纸以其秀丽、灵动、柔美、典雅的艺术风格而成为南方剪纸的杰出代表。

剪画曾是扬州剪纸中另一枝奇葩

明末清初的包家灯

美在历史悠久

提到扬州剪纸,人们谈得最多的为张永寿大师,之前的包氏却少有提及。最近,包钧发明的剪纸书画,在镇江、天津等地博物馆被发现有少量实物遗存。王京介绍,天津博物馆收藏的其中一件包钧剪画作品名为《包钧剪贴书画屏》,每屏两幅,共六屏十二幅,内容各不相同,有山水、花鸟、草虫和书法,形式各异,有扇画、斗方、立幅、尺幅。镇江博物馆藏包钧《设色虫草册页》共12幅,是1965年一位镇江藏友捐赠的个人藏品。王京等一行人随即前去寻访,发现该馆将包钧的剪画作品列为美术类藏品,定位为三级馆藏文化,听了扬州方面的介绍,对方意识到其重要艺术价值,拟将藏品升级。

将扬州剪纸用于灯彩上

纵观扬州剪纸的发展史,大体经历了五个阶段。早期,扬州剪纸依伴民俗活动和宗教信仰,大多表现为剪彩(彩胜、春幡、挂笺、门笺等),随着需求量日益增大,大约于唐宋时期,开始趋向商业化和专业化;明末清初,包壮行将剪纸与灯彩等其他民间艺术形式相结合,创造了包家灯,可称为装饰型剪纸;清代中期,包钧将剪纸与绘画艺术相结合,发明了剪画;清代晚期,张氏将剪纸与刺绣艺术结合得更加紧密,推崇素色剪纸,所剪花鸟更富神韵,为刺绣艺人拓宽了再创作空间,被人们誉为扬州花样;当代张永寿将装饰型剪纸提升到艺术型剪纸,把民间艺术的审美品格推到了一个更高、更宽、更有深度的境界,以独步一时的风格魅力在中国剪纸艺术史上留下了久远的影响。

这些长期搁置在其他城市博物馆仓库的藏品,再一次引起业界轰动。剪画到底和普通的剪纸有什么不同呢?据了解,它被称为奇技神剪,题材广泛,包括山水、人物、花鸟、虫鱼等等,虽为剪刀功夫,却不露痕迹,俨然浑然天成的书画,极具创新性。

作为中国南方剪纸的杰出代表,扬州剪纸有着灵动、柔美、雅致和玲珑剔透等特点。回顾扬州剪纸的发展史,中国剪纸博物馆馆长王京介绍,扬州剪纸大致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早期伴随民俗活动和宗教信仰的剪彩,清代中期,包均将剪纸与绘画艺术相结合,发明了剪画艺术;清代中晚期,张氏将剪纸与刺绣艺术结合,创新出“扬州花样”,当代张永寿将装饰型剪纸提升为艺术型剪纸。

发明剪画的包钧到底和扬州有着怎样的渊源呢?经过多方查证,包钧是仪征人,为清乾隆嘉庆时期的人。从扬州剪纸史料来看,包钧之前还有位创造包家灯的包壮行,包钧是否是包壮行的后人呢?王京等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的技艺看似有一脉相承的联系,不过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实。

“明末清初,包壮行已经尝试将剪纸与灯彩等其他民间艺术形式相结合,开创了装饰型剪纸,应用于‘包家灯’上。”王京说,相关研究记载,包壮行工书画,擅长勾勒梅花、水墨竹石,曾作《松柏祝寿图》,今藏南京博物院。他能用纱绸剪贴制成奇石、树木、车马、人物、宫室等灯彩,人称“包家灯”。明末清初时,“包家灯”在扬州、南通一带流行,“包家灯”工艺精湛,清乾隆、嘉庆年间,诗人汪嶫在《咏兰轩诗稿》中夸赞“包家灯”:“上元灯市闹新春,制出包灯巧绝伦,狮凤牡丹都逼肖,云中立个散花人。”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都曾写诗吟咏“包家灯”,“包家灯”在文人中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不过,天津博物馆、镇江博物馆的史料被相继发现以后,扬州剪纸的历史发展脉络有了更为确切的实证,并首次确定扬州剪纸源于包氏、张氏两大代表。那么,为什么张氏的剪纸能够传习至今,包钧的剪画却失传了呢?业内人士认为,清代中后期,剪纸从绘画艺术中剥离开来,被推向民间工艺,后来包钧剪画失去市场,最后失传,剪画终如昙花转瞬即逝。

《扬州卷》主要编纂人曹永森告诉记者,提到扬州剪纸,人们对于“扬州花样”,也就是扬州剪纸在刺绣中的应用了解得较多,但是对于灯彩剪纸却少有提及。灯彩也叫“花灯”,是人们在喜庆节日寓意吉祥的装饰品,在第一批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扬州彩灯就榜上有名。

扬州剪纸艺术传承之问

2

如今,张永寿、包钧的剪纸、剪画,要么在博物馆供人参观,要么散落于民间。今天,还有哪些人在剪纸?和过去的五个发展阶段相比,如今是否有创新?记者从中国剪纸博物馆了解到,从2009年开始,扬州剪纸正式开始师带徒的传承,张秀芳、张慕莉、翁文、陈凤霞、熊崇荣、庞建东、李烈峰、孙黎明等为代表的剪纸大师和艺人,通过各种形式传播扬州剪纸。

灯彩剪纸讲究“套色”

张永寿的女儿张慕莉、侄女张秀芳沿袭前辈的传统,在素色剪纸上发扬光大,《百菊全集》、《百蝶恋花》、《百花齐放》等大作已开始面向市场。扬州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孙黎明,则精于剪纸的设计,善画油画的他让剪纸多了一份时尚和现代感,最近,首次以清代扬州盐商会馆为题材的8幅系列剪纸作品出炉,接下来,孙黎明将和剪纸博物馆合作,创作明信片剪纸系列,把扬州风光题材剪纸作品贴上明信片,丰富扬州旅游礼品。熊崇荣大师,则孜孜不倦地向外传播扬州剪纸,推出了生肖剪纸系列,创新剪纸填色、拼色、套色、点彩等技术。中国剪纸博物馆馆长王京介绍说,为了鼓励大师创作,博物馆将每年收购大师的精品,同时组织他们去参加国内的各项展评活动。除此以外,剪纸艺术灯等衍生产品成为扬州剪纸的新亮点。

宫灯、玩灯等用法各不同

有了传承者、收藏者和消费者,扬州剪纸的保护、传承、发展之路或更宽广。

昨日,扬州灯彩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许福林,连续多年参与上海豫园花灯设计的孙玉波和扬州民间手工灯彩工艺师陈志康,首次揭秘扬州花灯中的剪纸应用。

孙玉波告诉记者,剪纸在灯彩上的应用,与在刺绣上应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套色”,花灯上的“套色”剪纸应用较多。此外,灯彩剪纸所用的材料,有金纸、纱绸,还有现代大型灯彩上的金属纸。在宫灯、玩灯和节庆灯三类花灯中,剪纸的应用也各有不同。如宫灯中剪纸使用较为广泛,十二生肖、金鱼等动物类,还有人物类,园林建筑类都有涉及,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走马灯,灯内转动的形象多用纸剪成。

在小型装饰的玩灯中,剪纸应用更偏向于符号化,如这盏龙灯上,龙须、龙鼻、龙眼睛、龙牙齿、龙尾巴等都是用剪纸制作的,部分是用剪纸图案与意向性符号相结合,此外这样的符号化剪纸,在蛤蟆灯、麒麟送子灯、兔子灯等多种小型花灯中都可以看到。

“过去节庆灯上的剪纸以福禄寿喜、如意纹等图案为主,用于传统节日和祝寿等之用。”孙玉波解释,如今的节庆灯,无论是文字还是图案都有了明显的变化,最常见的是国庆和新年时的“节庆灯”。

从事扎灯已有40多年的许福林,见证了扬州灯彩技艺的发展变化。如今的扬州花灯不仅采用新型材料和制作工艺,更将先进的声光电技术引入花灯制作之中,花灯会动会说,还会配合观众互动,成为扬州花灯的新绝活。“现在大型观赏花灯上,剪纸有了新的应用,剪纸图案和材料更加多样化。”记者邱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